© 嗜血狼
Powered by LOFTER

【曦澄】按摩椅

“我累了。”江澄的语气里透露出一丝的不耐烦。


就因为蓝忘机要过生日,自己就要来陪着蓝曦臣一大早出来挑生日礼物。


话音刚落,走在前面的蓝曦臣就停了下来,环顾了一下四周。


“晚吟,那里有个按摩椅,要不坐那里休息一下?”


……


……


“嗯哈,等,曦,曦臣,这个按摩椅好奇怪”江澄喃喃细语道,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


“这按摩椅怎么了?”蓝曦臣看着此时面前脸蛋微红,想要叫出声却又努力憋着的江澄。真是一幅令人心动的美人图。


“它……唔,它一直在揉我屁股,好难受。”


江澄努力憋着,不让自己发出什么奇怪的声音。也不怪乎此,要怪,只能怪江澄的身体太敏感了。...

【曦澄】一辆车



·一辆垃圾车,不喜勿看


蓝曦臣刚睡醒想抱抱在旁边的恋人反倒扑了个空。这让他吓得瞬间清醒了不是。他轻声地呼唤着:“晚吟?晚吟你在哪?”


“嗯?我在这啊。”从被子里传来了一阵糯糯的声音。蓝曦臣掀开了宽厚的被子,眼前的江澄令他有点惊喜又意外。没错,江澄变小了!!!


蓝曦臣将小小的江澄捧在手上,眼前人全身也就只有一个手掌那么大,此时刚睡醒还有点懵,真是可爱的紧。


被捧在手心的江澄揉了揉杏眼,含糊地问道:“蓝曦臣,这是怎么了?”蓝曦臣轻轻摇了摇头,含笑地回答道:“没事晚吟,只是你变小了而已。晚吟真是越来越可爱了。”“哦,变小了啊……5等!我变小了?!”江澄跌坐在蓝曦...


“师妹师妹!我们来玩骰子吧?好不好好不好?”魏无羡用类似于撒娇的声音说道。

【恭喜魏无羡同志获得了一个江氏白眼🙄️】

江澄将还没写完的报告放在一边,说道:“骰子?你要怎么玩?”魏无羡轻笑了一下,虽然很普通,但江澄硬是从这笑容里看出了有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

“很简单哒,就是投骰子比大小,数字小的要听数字大的,怎么样?”魏无羡笑嘻嘻的笑着说道

“emmmmmm,可以……”

—————游戏内容省略—————
(才不是因为我懒得写)

反正很快魏无羡就赢了,江澄只见魏无羡的笑容越来越诡异,不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澄澄~澄澄~”

“啥玩意,魏无羡你别骚,惩罚内容快说。...

【魔道】握瑾怀莲

双杰友情向


路人甲“听说了吗?最近新出了一个家族,听说背景挺厉害的。”


路人乙“当然听说了,就是那洋源南氏吧,几乎可以和姑苏蓝氏不争上下。”


——————————分界线——————————


“师妹师妹,你听说了吗?最近新来了一个家族,好像叫洋源南氏来着,听说超厉害的!”这不见其人先闻其声说的就是魏无羡吧。


“嗯,听说了,那个南家好像还有一对姐妹花,叫什么洋源双珠来着。”江澄回答道。


魏:“洋源双猪哈哈哈哈哈,有才有才太有才了哈哈哈哈哈。”


澄:“是双珠啦,话说你来干嘛,你的蓝二哥哥抛弃你了?”


魏:“怎么会(‵□′) 我的二哥哥最我了,话说师妹你...

【魔道】谁还不是个孙子!

薛·叫爷爷·洋:孙子们!早啊!


魏沙雕:……


江傲娇:……


金矮子:……


魏沙雕:woc,我名字咋回事


金矮子:这不是一看就知道的吗


江傲娇:肯定是洋崽干的


薛·叫爷爷·洋:喂喂喂,别冤枉好人啊


薛·叫爷爷·洋:我也是早上发现才给改回来的


魏总攻:那是谁干的


江·单身贵族·澄:魏无羡?


魏总攻:woc别啥坏事都怀疑我啊,我没那么无聊好吗


金高大:那是谁干的,除了你还有谁会那么无聊


薛·叫爷爷·...

【曦澄】婚

结婚,是一场保障,也是一种束缚。


蓝曦臣和江澄结婚了。


简单的婚约,简单的两个人。


【蓝曦臣,我问你,下辈子你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蓝曦臣笑而不语,将戒指戴在了江澄无名指上。


随后江澄只感到一阵湿热气息拂过,等反应过来时,已经撞入了他的怀抱。


湿热的气息喷洒在耳边。


【晚吟,你上辈子就问过这个问题了】

【曦澄】不是车



蓝曦臣:“晚吟,你可躺好了。”


江澄:“知道了知道了,好了,躺好了,你开始吧。”


蓝曦臣:“好,那我开始了。”


———————1分钟后——————


江澄:“嗯……啊……哈……呜呜呜……蓝……蓝曦臣……呼……你……你慢点……啊啊啊啊……不……不行了……呜呜……蓝曦臣……不成了……哈……不成了……疼……轻点啊……轻点……不……不行了……那里不可以……不……不可以啊……啊……蓝……蓝曦臣……那里不可以……你是……是怪物吗?……呜……轻点啊……疼……”


蓝曦臣:“……晚吟,只是按摩而已啊……而且,我已经很轻了,按摩好了,肩膀和腰就不会太疼了……”


蹲在门外拉着蓝湛一...

【曦澄】bf



大学时,蓝曦臣和江澄是同桌,也许是命中注定吧,他们互相喜欢,但谁都不敢说。他们只是默默的把自己最好的给对方。


蓝曦臣知道,江澄脾气不怎么好,但却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可爱的人。他知道,江澄有胃病,于是每天上学途中,都会买两份早餐,一份给自己,另一份,则是给江澄。每天监督他吃早餐,早已成了自己的习惯……


江澄知道,蓝曦臣是一个优秀的人,无论是学习,亦或是人品。大概,这就是自己喜欢他的理由吧,自己喜欢上了那么一个优秀的人。看着他每天给自己买早餐,嘴上说着不要,心里却不知道有多高兴。


看着吃早餐的江澄,不知怎的就想起了仓鼠,真是可爱的紧。


笑着看着江澄,脱口而出一句,“晚吟,我...

【曦澄】重生之回归(12)

江澄推了他一下,发现魏无羡就像胶水一样粘着自己不撒手,顿时一阵无语。“行了啊你,赶紧的撒手,卧槽什么东西。”


江澄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衣襟上都是鼻涕和眼泪。


……


“魏无羡你起开!不然我叫仙子了。”


只见身上人吓得抖了下,立刻往后跳了一步。擦了下自己满脸的眼泪。又和往常一样笑嘻嘻的说道“哎呦,我这不是高兴嘛。”


“话说师妹,我听说你不是已经……怎的回来了?还变成了这个鸟样,还是以前好看些。”魏无羡端详了片刻。


“你不知道?我以为是你把我……”江澄有点震惊,醒来后,他一直以为是魏无羡将他复活的,毕竟懂得这些的也只有他了,看到魏无羡认出自己后对自己的表现也没有吃...

【曦澄】我与爱豆不可言说的秘密

“蓝曦臣……”江澄一直念着这名字,也不知道为什么,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迷上了他。可能是他英俊的脸,也有可能是他温柔的嗓音。


不过他不敢说出来,不敢对外界说蓝曦臣是他的爱豆,他怕被自己的发小笑话。


没错,蓝曦臣,当代著名演员,与自己的弟弟蓝忘机一起被称为“蓝氏双壁”。不过与之相比,蓝曦臣更加清煦温雅,而蓝忘机是个实打实的面瘫,一句话决不超过五个字。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传了过来,打断了江澄的思绪。啧,谁啊,难道又是魏无羡来借厕所了?(不要问我为什么来借厕所,魏无羡家的厕所和房间不在一个地方,所以没有空调不凉快,江澄的厕所刚好在房内)


赶忙收拾了一下房内的海报便去开门。敲...

【曦澄】重生之回归(11)



次日清晨,学生们都早早起来洗漱去了学堂。


今日一到学堂,还未进门他们就听到了学堂里的调笑声。


凑近门口细听,约摸就是


“魏婴,别闹”


“含光君好生冷淡啊,你昨晚分明还……还抢要了人家”


他们只感觉这声音好生妖娆,虽说这声音明显是男子所发出来的。


不过能对含光君说出这种不知羞耻的话定是那夷陵老祖魏无羡了。除了他,谁要是对含光君说出这种话,指不定被这含光君捅成个马蜂窝。


只不过……马上就是上课时间了啊,您二位昨晚在静室还没玩够吗,偏要大早上来学堂里秀。


随后只听见一阵开门声,她们震震的看着一个衣服不整齐的男子开门站在学堂门口,看见门口的学生也毫无尴尬...

【晓薛】腰疼作者温柔“妻”

alpha晓星尘✘omega薛洋


夜晚的都市依旧是那么热闹,匆忙的人群在街上走着,绽放的霓虹灯编制了夜的美。


“艹,什么垃圾玩意”书桌旁的人盘着腿坐在电脑椅上,打字的手停停顿顿,电脑桌上都是糖纸,有些还落在了地上,因为编辑那催得紧,使的他不得不熬夜赶稿。


“咚咚咚”


突然的敲门声使的他更加烦躁,“谁啊!大半夜不睡觉来找骂是吧!”薛洋怒骂道,没听见门外的回应让他更加暴怒。


骂骂咧咧的走到门口打算开门骂人消消气,谁知,门一开便有一个不明物体靠在了自己肩上,随后闻到了一股茉莉花香。


薛洋瞳孔皱缩,身上愈发燥热,暗道不好,这是遇上了个正在发情的alpha啊。...

【曦澄】重生之回归(10)

这边蓝曦臣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卧房,回想今天发生的事情叹了口气,他当然知道那女子是故意摔倒的,毕竟自己撞得她也没用力,可她却如此这般,虽然不知这女子是故意摔倒,但不知她为何如此,果然,女人的心如海底的针,猜不透。


话说这女子好像在哪见过,在哪呢……


也不怪蓝曦臣不记得她,毕竟他在学堂上一直看着楚洛,因为太像了,这个名为楚洛的男子有那么几分像江澄,无论语气还是性格,不知为何他的潜意识一直在告诉着他,这个男子就是江澄,那个自己心悦之人。


……


“楚洛你这个废物给我出来!”此时楚玲因为刚才的冷落感到委屈,跑到江澄这边想要好好发泄一番。


“大姐姐何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云深内...

【魔道】当众小受说英文

魏无羡:good morning


魏无羡:诶瑞波迪


江澄:你一大早又发什么疯啊


魏无羡:oh,j.c


薛洋:开屏娇喘?


江澄:去你的娇喘,老子叫江澄


薛洋:澄澄别那么凶嘛,吓死洋宝宝了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hello,blue two


江澄:噗哈哈哈


蓝曦臣:我是不是走错地方了……


江澄:hello,blue big


蓝曦臣:晚吟……


金光瑶:开屏???


魏无羡:oh,small yao


金光瑶:偏要加个small吗?【脱下鞋垫砸他脑袋】


蓝忘机:魏婴,休得胡闹


魏无羡:羡羡哪里胡闹了嘛...

【曦澄】真心话大冒险

江澄手中的电话突然想起,


“喂,晚吟,我喜欢你”


江澄拿着电话一震,


他不敢相信,


这个自己喜欢了很久的人竟然也喜欢自己,


忽然在电话另一头发出了一震哄笑,


江澄一愣,似是意识到什么,


问道“蓝曦臣,你玩真心话大冒险输了?”


过了许久,电话另头才传来一声“嗯”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心像是掉在冰川中般,毫无暖意,自己喜欢了他那么多年,他却拿喜欢来开玩笑。


沉默间,江澄想要挂断电话,而蓝曦臣那温柔的声音再度响起“我选的是真心话”

【曦澄】重生之回归(9)

过了许久才见蓝曦臣停下了动作,静静的站在那里,看着已经被自己刺的千疮百孔的上古奇兽,眼里的怒意丝毫没有减退,听到蓝思追在身后轻咳了一声,似乎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礼,转过身对蓝思追他们说道“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是一片寂静,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因为此时的泽芜君,表情和含光君可以堪比了,看见了刚才疯狂的泽芜君,他们谁都知道,此时不是该说话的时候。


大约过了一个时辰,终于御剑回到了云深不知处。


弟子们依依与蓝曦臣告别回了卧室包扎伤口。


蓝曦臣此时漫无目的的在云深内闲逛,他忘不了,忘不了自己当时听说到云梦江氏江宗主因与獓狠战斗而死时自己有多悲痛多疯狂,当晚翻墙出去买了七坛天子笑痛...

【魔道】当众小受睡觉打呼噜

9:32


魏无羡:哈~昨晚睡得真香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怎么啦二哥哥?


蓝曦臣:忘机的意思是,无羡昨晚睡觉打呼噜,让他睡不着


蓝曦臣:其实……晚吟昨晚睡觉也打呼噜了


晓星尘:阿洋也是


聂明玦:阿瑶也……


江澄:???


江澄:蓝曦臣,你一大早起床就是为了说我坏话?很好,你给我等着


蓝曦臣:不不是的晚吟,只是顺便说说而已


江澄:顺便说说我的坏话?很好你给我等着


魏无羡:打呼噜怎么了,打呼噜说明你睡得好,说明你坦荡荡,说明你为人光明磊落


蓝忘机:……


蓝曦臣:忘机说,媳妇说的都对


魏无羡:哼唧,最爱二...

【曦澄】二维码

蓝曦臣今天突发奇想去纹了个纹身。


_________回到家


蓝曦臣:晚吟,我今天去纹了一个纹身哦


江澄:什么?


蓝曦臣撸起袖子,只见手臂上有个二维码


江澄:???你去纹了个二维码?


蓝曦臣:对啊,晚吟你扫一下这个二维码


江澄拿起手机扫了一下


只见手机上蹦出了五个字


“晚吟我爱你"


纹身师:我得罪谁了,哪有人会笑眯眯的让我纹二维码的(っ﹏-) .。o

【曦澄】洁癖

蓝曦臣有洁癖,很严重的那种。严重到……连自己的衣服都不让人碰。


除了他,江澄。


不管江澄如何拉扯他的衣服,把他衣服弄的多脏,蓝曦臣都只是一笑而过。


也因为如此,让江澄每次都怀疑蓝曦臣是不是真的有洁癖。


江澄:【喂,蓝曦臣,你真的有洁癖?】


蓝曦臣:【晚吟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江澄将刚洗完手的水渍抹在蓝曦臣衣服上,【你看,我都这样了你都没生气】


蓝曦臣笑道【我有洁癖不也挺好?这样别人也不会碰我了。】


江澄:【哼,我看除我以外谁敢碰你,让我看见我定会打断他的腿】


后来,他们大学毕业了,并在一起同居。


有一次


蓝曦臣对江澄说道:【晚吟...

【曦澄】标上记号,你就是我的了

镜子前的人儿披着一件单薄的衣服,却掩盖不住昨晚欢爱过的痕迹。


“啧,都说过不要在显眼的地方留下痕迹了,无论说多少次都不听,蓝曦臣还是小孩子吗真是的。”镜子前的人儿不停的抱怨着,走到浴室洗了个澡。蓝曦臣怎么回事,在我身上印吻痕就算了,还印了那么多,让我出门怎么见人啊,衣服都盖不住。


回到房间,看着床上熟睡着的人真想踹他一脚。话说回来,蓝曦臣身上应该也会有痕迹的吧,吸的,咬的,或者是抓痕,为什么,为什么会没有呢,真是令人生气,是我力气太小了吗?


江澄轻轻的附在蓝曦臣的背上,伸出润红色的小舌头舔咬着蓝曦臣的后颈,嗯,没醒,想着昨晚蓝曦臣不听劝的要了自己,江澄越想越生气,吮吸的力度越...

【魔道】当魔道众人给未来孩子取名

忘羡


魏无羡:二哥哥你觉得我们以后的孩子叫什么名字比较好


蓝忘机:蓝天天


魏无羡:哈哈哈哈为什么呀


蓝忘机:【凑到魏无羡耳边】纪念我们每一次的天天


魏无羡:二哥哥什么时候这么撩人了【小声bb】


蓝忘机:和你在一起后


曦澄


蓝曦臣:晚吟


蓝曦臣:你觉得我们以后的孩子应该叫什么名字


江澄:江紫紫,这名字不错


蓝曦臣:晚吟……为何孩子姓江?


江澄:我生的,为何不能姓江?


江澄:如果你愿意生,我倒是可以让孩子随你姓


蓝曦臣:……【不把你操舒服了你还一天到晚想着反攻】


聂瑶


金光瑶:大哥,你觉得我们以后的孩子...

【晓薛】你喜欢什么

明月清风,嗯,这脸蛋长得也标志,是我喜欢的类型。这是薛洋第一次见到晓星尘时的感慨。


后来,薛洋才知道,这个明月清风的人是自己的同班同学。经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晓星尘很温柔,但对谁都一样。只是唯一对我和别人不同的是,他知道自己嗜甜,所以每天都会给我一颗糖,一颗…很甜的糖。这是薛洋对他的第二印象。


薛洋对他的感情,由友情转换到了爱情。


薛洋装作无意的问晓星尘:“你……喜欢什么?”


晓星尘笑着看了薛洋一眼,道:“我喜欢看书。”


简单的一句话,让这个混世小霸王不再像以前的小霸王了,他不再去打架,而是每天拿着一本厚厚的书去读,去学习。老师不敢相信,连从小和他一起长大的金...

【曦澄】一个梗



蓝涣8岁,江澄18岁


蓝涣:晚吟哥哥好漂亮


江澄:是吗?我也觉得我挺漂亮的


蓝涣:晚吟哥哥以后可以成为我的新娘吗?【星星眼】


江澄:你还小,再过十年吧

内心os:什么啊,这个小鬼


十年后


蓝涣18岁,江澄28岁


蓝涣:晚吟哥哥,还记得我们的约定吗?我已经18岁了哦,我回来娶你了,要我再说一遍成为我的新娘吗?【抓住江澄的手不放,并离他越来越近】


江澄:快……快放开,什么约定啊我不知道

【不敢直视蓝曦臣,头扭到一边脸微红】

(其实还记得)

【曦澄】玩具有我重要吗?



今天蓝曦臣和江澄在街上闲逛。


逛了一段时间,蓝曦臣刚想转头问江澄渴不渴,却发现江澄已经没影了。


四处寻找,才在一家玩具店里找到了江澄,江澄正两眼放光的看着一个小狗玩偶。“晚吟,你在干嘛?”江澄见蓝曦臣来了,开心地说:“曦臣,我想要这个玩具!”


“你要这个玩具干嘛?”


“抱着……睡觉。”


蓝曦臣的笑容在一瞬间凝固了,拿过江澄手中的玩偶放回了原处,然后撒娇似的抱住江澄,“不可以,晚吟不可以抱着玩偶睡,抱我还不够吗?”一边说还一边嘟嘴。


“可是……你一睡觉就跟个躺尸一样,真的不敢抱……”


“反正就是不行,晚吟抱着我睡就够了!”蓝曦臣说着说着又打了一下刚才的玩...

【曦澄】花醉酒

“泽芜君是否有兴致陪江某喝一杯紫葡萄酿?”眼前那名细眉杏眼的紫衣男子对着另一名白衣男子说道。


那名白衣男子似有些犹豫,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经过一番考虑后还是恭恭敬敬地说道,“那……多谢江宗主了。”


盛夏的莲花坞是最美的,池子中的莲花一朵挨着一朵,亭亭玉立,像数几位姑娘立在池子中,美得让人陶醉。亭子里,一白一紫坐着里面品尝着紫葡萄酿,然后,然后蓝曦臣突然倒了过去,江澄被吓了一跳,看着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蓝曦臣,想到:不会吧,蓝家人真不会喝酒?喝一杯紫葡萄酿就死了???


不过,不愧是世家公子排行榜第一,死掉了也那么好看。


……


呸呸呸,他可是男的!话说怎么突然就到过去...

【曦澄】陌路

在蓝忘机和魏无羡结为道侣后,江澄和蓝曦臣也公布了他们之间的关系。


可惜的是,他们的关系非但没被认同,还引起了修真界的一片混乱。江澄本来是不想理会他们的,可是他们一次次的逼迫和出口那侮辱的话语让江澄实在受不了。


蓝曦臣被自己的叔父抽了十几条戒鞭强行闭关了,之后,蓝启仁又去了云梦找江澄。


“江宗主。”


“蓝老前辈此次前来云梦有什么事吗?”江澄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如果您也是来劝我离开蓝曦臣的话,很抱歉,我是不会同意的。”


“既然江宗主知道我这次来要说什么,那就把话说开了吧。这件事情已经引起了修真界的公愤,我让你们分开也是为了你们好,您确定要抛下这若大的云梦江氏和曦臣一起...

1 / 3
TOP